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5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兩人又聊了一會兒,穆宇哲突然話題一轉,問: “你還沒有心儀的對象嗎?” 猶豫了一下,他回答:“有。” 穆宇哲看向他的

去愛一個給你正能量的人消費
去愛一個給你正能量的人消費

兩人又聊了一會兒,穆宇哲突然話題一轉,問:
“你還沒有心儀的對象嗎?”

猶豫了一下,他回答:“有。”

穆宇哲看向他的目光真誠而坦然:“是鍾情吧。”

他驚詫地抬起頭看向大哥:“這麼明顯嗎?”

穆宇哲溫和一笑:“是我太了解你……你,不會對普通的同事那般在意。
”如果你不是在意她,怎麼會不自覺地凝視著她,
怎麼會在意她的飲食起居,怎麼會花那麼多心思陪她四處遊逛……

穆宇軒自嘲的笑:“是,是她。”

穆宇哲凝神看著自己的弟弟:“她還不知道吧。”
他觀察到兩人間互視的眼神完全不同,宇軒看她的目光時而熱烈,
時而隱忍,而鍾情看他的目光卻極為尋常,
只是偶爾興奮的時候會眼睛發亮,
但那種情形怎麼看怎麼不像是含情脈脈的樣子。

他微微蹙眉,“我還沒對她説。”

穆宇哲語調平淡:“是因為塔西婭?”

穆宇軒再一次深深地看著穆宇哲,
他總是能一針見血的指出自己的癥結,
除了從小一起長大的深厚感情外,
穆宇哲獨到精闢的眼光也是自己為他折服,願意對他敞開心扉的原因。

他承認:“有些關係。”

穆宇哲是與維多利亞結婚後才知道穆宇軒與塔西婭的事,
儘管宇軒從未抱怨過一句,他卻很自責,畢竟這與他有一定的關係,
可他卻不後悔,維多利亞是他甘願用生命去愛的女人,
如果放棄維多利亞,他才不知道自己這一輩子會怎麼度過,
所以他只是比任何人都希望穆宇軒能早日擺脫往日的陰影,
找到彼此真心相愛的另一半。

聽到穆宇軒承認,他再度緩緩道來:“宇軒,愛上一個人,很奇妙,
你要相信自己的感覺,只有愛上她的感覺才是最真實的,
也是最純粹的,我對這個小姑娘不熟,但看起來還挺不錯的,
如果你對她真的有愛,就別再猶豫……”

穆宇軒不再言語,只是低頭回味大哥的話:相信感覺,相信感覺……

原定要向鍾情坦白心聲的念頭在得知塔西婭來華後被他擱置下來,
他也不知道為什麼,遲遲沒有再開口……

在丹麥逗留四天後,兩人前往此行的最後一站義大利羅馬,
候機大廳,小黛娜哭得稀哩嘩啦,拉著鍾情不讓走,
搞得鍾情也淚眼汪汪。幾天時間,小傢夥與她竟有了深厚的感情,
直到穆宇軒安慰小黛娜以後會再和阿姨來看她,她才漸漸止住哭聲。

剛驗完票,鍾情就接到鍾愛的電話,
説項目組臨時有事要晚一天才能回去,
但她已安排好人接機並負責將鍾情送至自己在羅馬的公寓,
鍾情與穆宇軒只好按原計劃進行。

飛機上,聊起了鍾愛,她告訴穆宇軒,
姐姐自高一起便在義大利留學,
直到兩年前取得國際金融分析師資格後
開始就職於波塔寧財團旗下的投資機構,
每一次的投資項目談判成功後會跟隨項目組跟進監控,
以便於資金運作的最優性,所以她大部分時間都駐紮在世界各地,
反而很少留在羅馬的家中。此時,她正駐紮在阿曼,
進行當前項目的最後收尾工作。

四個小時後,飛機降落在羅馬西郊的達芬奇機場,隨著墮胎涌出,
如約看到有人舉著標誌等在那裏。來人是個高大的男子,三十左右,
栗色頭髮棕色眼睛,自稱是鍾愛的朋友安其羅。

因為自己在丹麥時住在穆宇哲家,
鍾情也邀請穆宇軒與自己一同住到姐姐公寓。上車後,
安其羅對鍾情態度一般,對穆宇軒反而不停的問這問那,
而穆宇軒則始終是一副冷冰冰的態度,幸好安其羅也未太在意。

將兩人帶到位於臺伯河岸聖馬利亞廣場附近的一棟公寓樓。
安其羅從門沿上摸出鑰匙打開房門。

進屋後,看著他熟絡的從各個地方找出兩人所需的物件,
鍾情很是意外,姐姐與安其羅到底是什麼關係?
為什麼對她家如此熟悉?難道是她男朋友?
可姐姐從來沒提起過這個人。

將鍾情兩人安頓完畢,安其羅邀請穆宇軒外出遊玩,
被穆宇軒冷冷拒絕,安其羅也不生氣,將鑰匙留下後自己離開。

安其羅離開後,鍾情看向正在脫外套的穆宇軒,發表她的疑問:
“我姐沒有男朋友,他怎麼對這裡這麼熟?”

穆宇軒淡淡地回答:“他是gay。”

鍾情暫態明白安其羅為什麼對穆宇軒那麼熱情,隨即哈哈大笑,
“他看上你了,哈哈,他喜歡你……”

穆宇軒兇巴巴地瞪著她:“有那麼好笑嗎?至於笑成那樣嗎?”

怕他惱羞成怒又來癢自己,鍾情強忍著笑意,吭吭嘰嘰地表示:
“不,好笑,不好,笑……”

片刻後鍾情實在忍不住,又調侃他:“穆總你太有材了,
魅力四射,無法阻擋,男女通吃,老少皆宜。”

誰知他甩過來一句:“你呢?被我迷住了嗎?”

鍾情立刻閉嘴,不知要如何回答這個自大狂的火辣問題,
眼珠一轉,突然有了主意,笑著開口:
“可不,我也被您優秀的領導魅力迷住了呢,
像您這樣的商業奇材又有誰不折服呢?”心中暗笑,
這馬屁拍得太有水準了,保他美得開花。

穆宇軒看她居然會偷換概念,嗤笑一下也沒再追究,
兩個臥室一人一間,兩人各自回房。

公寓應該是有清潔人員定期的來通風搞衛生,
所以屋內並沒有什麼不適。換完衣服,鍾情四處查看一番。

來到廚房,翻看冰箱,竟然蛋奶肉菜一應俱全,再看日期,
居然全是今天的,估計是安其羅在接機之前剛送來的,
此舉令鍾情對他不由多了幾分好感,她對gay沒有什麼特別喜厭,
但一想像穆宇軒與另一個大男人摟抱在一起,立刻一陣惡寒,
趕緊將腦中的念頭拋開。

看穆宇軒也走出臥室,她問:“冰箱裏有菜,你是想出去吃還是在家吃?”

看鍾情站在廚房門口問自己,穆宇軒走向她,“你要不累就在家吃,我幫你。”

“我不累,在家吃吧,你在廳裏等著,一會就好。
”説著鍾情轉過身拿出肉菜,忙了起來。

穆宇軒雙臂環胸,站在廚房門口,看著開始忙碌的鍾情,
不由得目光無限溫柔,“你都會做什麼?”

鍾情手下不停,口中回答:“只要難度系數不太高的我都會。
”媽媽得病的那兩年,把她磨練得家務活樣樣精通。

“什麼算難度系數高的?”他很感興趣。

鍾情側起頭,衝他頑皮一笑:“就是廚神做的那些。”

穆宇軒也跟著笑:“那你就是廚神替補。”説完,
捲起袖子就要上前,“我幫你。”

她忙橫過身將他擋在身後,“不用,你別下手了,
等會弄你一身油煙,你去看電視吧。”

看鍾情用後背擋住自己,穆宇軒突然有種想從後面抱住她的衝動,
深吸口氣,努力壓下心中的念頭,不敢在這兒久留,
他回到廳裏打開電視隨意觀看。

一會兒,廚房便傳來劈啪作響的炒菜聲,側過頭,
隱約能看到廚房裏她忙碌的身影。內心,
彷彿有無盡的小手在輕輕揉捏,揉得他癢癢地,卻又極舒服,腦中,
又想起穆宇哲的話:相信自己的感覺,相信自己的感覺……

第一次吃到鍾情親手做的飯菜,穆宇軒著實興奮了一陣,
品嘗之後發覺還不錯,打趣她:“嗯,好吃,有廚神的潛質。”

僅僅是句玩笑話,卻讓鍾情的眼睛興奮得閃閃發亮,
“真的嗎?”説完又笑嘻嘻的臭美,“英雄所見略同。”

不再説話,只是寵溺的看著她,他喜歡她在自己面前隨性的樣子,
讓他心柔,讓他心安……

吃過晚飯,考慮到明天鍾愛回來後幾人還會外出,
她決定今晚養精蓄銳,問穆宇軒,他隨意,
兩人遂在廳裏邊看電視邊有一搭無一搭地閒聊。

穆宇軒問:“那是什麼?”

鍾情看向他,他朝墻邊一個大大扁扁的形狀奇特的箱子揚了揚下巴,
她看了一眼,回答道:“是大提琴。”

穆宇軒曾在令狐在“夜貝”的辦公室裏看到過一個大提琴,
高高的琴身安靜的立在那裏,像是沉浸在自己深沉的故事之中,
他還問令狐怎麼放了這個東西,他卻笑而不答,
只是令狐看向大提琴時無意間散發出來的柔情讓他意識到,
也許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不為人知的故事,也許他的心裏還有貝琳達的影子……

收回思路,穆宇軒又問她:“你姐姐會大提琴?”

“是,而且她拉得非常棒,她從小就對大提琴非常癡迷,
她説大提琴的聲音很深沉,像是靈魂在吟唱。”

“噢?……”他開始有些好奇這個喜歡靈魂吟唱的人是個什麼樣的女子。

鍾情將腿縮踩在沙發上,一隻胳膊拄在膝蓋上支著臉,
另一隻手拿著遙控器亂按,好多臺的節目她都聽不懂,只是無聊的瀏覽畫面。

剛剛穆宇軒説了句什麼她沒聽清,遂將頭轉向他,
手中隨意的按下遙控器,問他:“你説什麼?”

穆宇軒看著電視的面孔突然一僵,目光迅速對向她,
眸子裏包含著她沒讀懂的資訊,旋即他又將視線移至別外。

看他沒説話,鍾情又重復一遍:“我沒聽清,你剛才説什麼?”

他不與她對視,亦不接話,臉上倣有促狹的笑,令鍾情莫名其妙,
不由疑惑的追問:“你怎麼了?”

他慢慢地轉過頭,目光裏是……調笑?她不明所以。

正詫異於他的反應,電視裏傳來嗯嗯嘰嘰的聲音,
回過頭,她被當前的畫面震得徹底呆掉。

電視裏,一對“坦誠相見”的男女正在上演激情大戲,
男人在女人豐碩的胸部瘋狂地啃噬,
而另一側的豐滿也因他手下的揉搓而不停的變形,
兩人的身體好像還在有規律的一動一動……

幾秒鐘的當機後,鍾情回過神,臉因為血液的瞬間上涌而燙得不行,
眼睛更是不知該看向哪,想要換臺,遙控器又在手忙腳亂中弄掉到地上,
慌慌張張的撿起來,匆忙換掉,不敢看他,也不敢繼續逗留,
像個賊一樣低頭著迅速離開廳裏。

逃回臥室,她還在哀嚎:丟死人了,丟死人了,老天,你賞我根麵條吧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天早起,鍾情再見穆宇軒依然有些不自在,眼神一碰,她即移開,
到是他,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,“你醒了,洗洗吃飯吧。
”雲淡風清的樣子,彷彿昨晚他沒在案發現場。

“嗯。”低下頭鑽進洗手間,決定向穆宇軒同志學習,
化尷尬為腐朽,化力量為臉皮。

再出來時,桌上已擺好兩份煎蛋,兩杯奶,幾份三明治。

有些意外,她強自鎮定看向他,“你做的?看起來不錯。”

目光溫潤如玉,笑容也親切祥和,“試試看,有沒有廚神的潛質?”

輕鬆的氣氛終於將最後一絲尷尬化解,她笑:“好啊,我來鑒定。”……

上午,鍾愛終於到家。

四年不曾見面的姐妹擁有在一起久久不願分開,
彼此泛紅的雙眼出賣了她們強自控制的激動。
339b
兩姐妹自幼感情就很好,父母離婚後,鍾愛判給了父親。
她雖然也怪罪父親,卻做不到鍾情那般的決絕。因為對父親的芥蒂,
鍾愛不願留在他的身邊,懇請讓她出國留學。自高一離開家鄉後的十年來,
她只在母親病危去世的時候回去過一次,久別重逢的情感此刻終於爆發。


更多好文 歡迎賞閱~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)
【驚悚】我身邊的恐怖經歷(1)
(1)媽媽~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!!
(2)戒掉吧!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!
(3)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!
(4)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,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!
感謝您的支持~更多精彩好文就在~好心好文專欄!!
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
(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)
02:21 張小巴 1.不吸煙不飲酒的人,都很自私。一般不可托終生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